东西问|谢多夫:百年博物馆如何“走出”院墙?

发布时间:2024-04-25 09:28:45 来源: sp20240425

   中新社 莫斯科4月22日电 题:百年博物馆如何“走出”院墙?

  ——专访俄罗斯国立东方艺术博物馆馆长、俄科学院东方所首席研究员谢多夫

   中新社 记者 田冰

  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俄罗斯国立东方艺术博物馆成立于1918年。当时苏联人民教育委员会博物馆委员会会议决定,在莫斯科创建一家名为“亚洲艺术”的博物馆,从而成为苏联、俄罗斯首个从事东方艺术品收集、研究、展示和教育的博物馆。

  在长达百余年的历史中,该馆多次更名(亚洲艺术博物馆、东方文化博物馆、东方民族艺术博物馆)并多次搬迁,直到1984年迁至目前这座历史建筑。该馆收藏有来自亚洲和非洲110多个国家的绘画、雕塑、图形和装饰艺术品,藏品总数超过16万件。如今,该馆已成为世界上保存、研究和陈列东方艺术最大的文化机构之一。

  到博物馆看什么?今天的博物馆如何吸引更多观众?中俄文博机构如何更好地交流合作? 中新社 “东西问”日前专访了俄罗斯国立东方艺术博物馆馆长、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亚历山大·谢多夫博士。

视频:【东西问】专访俄罗斯国立东方艺术博物馆馆长 百年博物馆如何“走出”院墙? 来源:中国新闻网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 记者:东方艺术博物馆有哪些珍贵的中国藏品?根据您的研究和理解,可否举例说明这些藏品蕴含着怎样的中国理念和文化意涵?

  谢多夫:自我们博物馆成立之日起,中国藏品就在馆藏中占据首位。现在它仍然是我们藏品最多的部分,博物馆中国部拥有超过2万件藏品。这些藏品主要是通过苏联、俄罗斯收藏家,以及曾在中国工作的外交官和商业人士的私人捐赠而来。

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俄罗斯国立东方艺术博物馆中国展厅。田冰 摄

  在俄罗斯,对中国藏品的兴趣由来已久,尤其是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更为流行,当时许多艺术家和知识分子认为收集中国物品是一种好习惯。绘画、版画、应用艺术,尤其是中国工匠的手工艺品,如骨制和木制艺术品,非常受欢迎。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们博物馆与中国的博物馆之间建立了紧密联系,有时我们会收到非常重要的礼物。例如,1957年中方赠送给博物馆一批工艺品。我们拥有众多中国陶瓷、书画、木版画、刺绣等各种收藏。在俄罗斯,除了冬宫博物馆外,我们可能是拥有最好的中国传统绘画收藏的博物馆之一。

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俄罗斯国立东方艺术博物馆中国展厅。田冰 摄

  在馆藏的中国古代绘画作品中,可以发现中国艺术家的创作形式有所不同:有黑白水墨的单色画技法,也有彩色工笔画技法。中国画的工笔、写意和没骨三种绘画风格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清代画家恽寿平采用后者方式创作的系列“花鸟”主题画册藏于我馆。我们还拥有15、16世纪的中国大师,如祝允明和仇英等的书画作品以及其较晚期临摹品。中国书法又被称为“美丽的书写艺术”,馆藏的祝允明草书作品,其特点是线条的表现力、饱满的笔墨与行云流水的笔触形成鲜明对比。我们还拥有很多中国近现代艺术家的作品,著名的如齐白石、徐悲鸿等。

  自古以来,中国就形成了一种基于二元论存在观的特殊世界观,认为宇宙的和谐是由阴和阳(大地和天空,雌和雄)组成。反映在艺术中,这种理念体现为龙与“火珠”的形象,以及几何形状的组合,特别是圆形和方形。这些装饰元素可以在中国古代的青铜器和玉石器上看到,其中包括馆藏的玉琮、商代的觚杯,以及战国时期的玉璧等。

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俄罗斯国立东方艺术博物馆中国展厅。田冰 摄

  中国是瓷器的发源地,直到18世纪在欧洲还被称为“中国秘密”。经过几个世纪的发展,瓷器在明清时期达到顶峰。陶瓷艺术反映了中国古代哲学和美学思想以及道教与佛教禅宗的义理,其基础是对存在规律的理解不是通过逻辑,而是通过直观方式。瓷器艺术品有意设计的曲面轮廓和奇异的釉料自然流动乃至开片,体现了“残缺”“自然”的理念。

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俄罗斯国立东方艺术博物馆中国展厅。田冰 摄

  在东方艺术博物馆,中国展厅是最大的,展出的物品总是引起参观者极大的兴趣。

   中新社 记者:当下社会,博物馆如何在沟通各国文明、传播文化方面发挥更多作用?

  谢多夫:在我看来,博物馆存在的一个重要目的是展示那些馆藏的各国文化。基于我们的藏品,认识了解中国文化是博物馆的使命之一,我们正努力并成功地从事这项工作。

  我们博物馆有些特别。我们没有收藏俄罗斯艺术品或工艺品,而是收集、收藏来自亚洲国家的艺术品,并向俄罗斯观众、莫斯科居民以及首都的客人介绍这些东方国家的文化和艺术品。

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俄罗斯国立东方艺术博物馆中国展厅。田冰 摄

  东方艺术博物馆至今仍然非常受欢迎,特别是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非常流行,因为那时候出国旅行,特别是去东方国家并不像现在这样常见。但即使现在,人们可以轻松前往越南、泰国或中国香港旅行,对我们博物馆和藏品的兴趣依然存在。因为在飞往一个国家之前,特别是当你第一次去时,最好先到博物馆了解一下,你将在那里看到什么?或者听一听关于那个国家的历史、文化、艺术的讲座。这也正是我们今天所做的。

   中新社 记者:东方艺术博物馆和中国文博机构之间有哪些交流合作?未来有哪些计划活动?

  谢多夫:几年前,根据我们中国同行的倡议,成立了数个博物馆联盟,其中就包括金砖国家博物馆联盟、金砖国家美术馆联盟。东方艺术博物馆在2017年签署相关协议成为联盟成员。

  2018年,首届金砖国家美术馆联盟大会在北京举行,并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一次特展,金砖五国的博物馆都带来了自己的展品。

2018年4月12日,俄罗斯国立东方艺术博物馆馆长谢多夫(左二)在北京参加金砖国家美术馆联盟第一次会议。受访者 供图

  我们达成协议,将每年举办与该联盟大会相配套的展览,但疫情干扰了我们的计划。因此,我们的合作当时转移到了线上,与联盟成员定期举行线上会议,还发行一个名为“艺术博物馆和美术馆”的在线新闻报,定期发布文博新闻。

  此外,东方艺术博物馆也是丝绸之路国际博物馆联盟成员,在联盟框架内联合办展;在文物研究、学术交流、传播教育、人才培养等方面开展了有益尝试,取得显著成效。

  我们与中国国家博物馆保持着非常好的联系,经常参与各种活动。今年夏天,中国国家博物馆将在北京举行大型会议,我希望能够在六月份再次访问北京。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5周年,也是俄中建交75周年、俄中文化年开局之年,博物馆将举办俄罗斯中国画画家安娜·冬岑科的国画艺术展;举办“百花齐放”中国藏品展,展出馆藏中国雕刻艺术品、国画、陶瓷、刺绣等;参加第三届金砖国家博物馆联盟和美术馆联盟大会等活动。

   中新社 记者:近年来东方艺术博物馆做了一些创新,比如线上“云游”博物馆、可触摸式展品、举办系列文化讲座等,是基于何种考虑?有什么成效?

  谢多夫:东方艺术博物馆的主要任务并不仅仅局限于莫斯科的院墙之内,而是在俄罗斯各地区乃至世界展示各类藏品,介绍其背后的历史文化,包括中国文化。正因如此,我们从远东到高加索地区举办了多次展览,包括中国藏品展。我们也参与了其他博物馆举办的大型联合展,展出我们的中国藏品。

  在线游览博物馆,最初是基于疫情打乱了博物馆的正常运作,不得不想出其他形式的展览活动,让无法亲自来博物馆参观的民众通过互联网观展。令我们惊讶的是,这种方式非常受欢迎,非常有需求。疫情结束后,我们乐意继续依托互联网与各类新技术手段,这已成为博物馆工作的方式之一。

  我们经常举办东方艺术文化讲座,放映相关电影,举办“青年艺术家”“青年东方学者”等活动。我们非常重视残障人士的观展,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展厅中引入可触摸式艺术复制品,以便视力障碍者、儿童或其他人能够通过触摸了解藏品。博物馆还在电子书订阅平台分享有关中国文学的电子书,包括中国古典小说、《论语》,以及中国古代诗词等,在社交平台以音频形式讲述中国童话,在网上音乐平台推出中国音乐等。

  2024年中国春节期间,东方艺术博物馆在高尔基文化公园举办了以“东方之龙”为主题的展览,约130件摄影图片的藏品全部来自馆藏。龙在东方神话传说中占重要地位,是象征着威严和力量的神奇生物,而龙在不同国家具有不同的形象和意义,我们展示了中国、日本,以及东南亚、南亚、中亚等20多个国家的龙形象。截至目前,已有超过5万人次观展,向各界民众提供一个机会更多地了解龙在东方民族生活和文化中的重要性,这或许就是博物馆“走出去”的意义。(完)

  受访者简介:

  亚历山大·弗谢沃洛多维奇·谢多夫,历史科学博士,俄罗斯国立东方艺术博物馆馆长,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他还担任德国考古学会通讯会员、国际博物馆协会俄罗斯国家委员会主席团成员,目前仍担任俄罗斯科学院在也门共和国的俄罗斯综合考察队总负责人、意大利考察团(比萨大学)在阿曼苏丹国的考古研究负责人。谢多夫是160多篇科学论文的作者、共同作者,其中包括7部专著;负责编著有关古代东方、南阿拉伯和中亚历史与考古学的若干专著和科学论文集。

【编辑:于晓】